日式咖喱网红蛋包饭 樱虎町の日式蛋包饭加盟网 400-028-7278

早啊!一起吃蛋包饭吧!

疯狂赶d的一周,收到朋友帮忙分担的一点工作量后决定请他一起过早。

不想把过早变成过午,于是决定在周末早起,走到阳台发现阳光很不错,想躺下来和窗边的银杏叶一起晒暖烘烘的太阳,收好晒了两三天阳光的衣服,把衣柜从头到尾整理一遍,感觉人都清爽。

跟着他拐到巷子里一家没有招牌的早餐铺,才知道原来这里偷偷卖着豆腐脑,武汉的早茶,豆腐脑和热干面永远是标配。

阿姨问我们要甜要咸,他说南方人都吃甜。

其实南方人也分很多种,我们就很不相同,毕竟我在沿海,他在内陆。他夸食堂的小火锅和铁板牛肉饭足够入味,我去吃之后又觉得不过如此。在我疯狂推荐咖喱面的两个星期之后他终于动身去吃,结果又告诉我“我们的口味可能不太一样”,那个时候觉得,哎,以后每一顿一起吃的饭可能都要陪他回忆童年的热干面。

一边吃饭一边复盘忙碌期间发过的牢骚,流过的泪水,讲过的笑话,那个时候和其他同学一起熬夜,人家叫了三个帮手而我孤军奋战,收到他要帮我的消息还挺高兴的。

但到底一个人扛了下来,其实还挺怀念一起工作的时候,听他直接哼周杰伦就不必担心耳机老是没电,这阵子太忙每次他给我发消息我都懒得回,只说一句牛仔很忙,这下请他吃个早饭当作赔罪了。

他又说没打算让我请客,我说那以后不还得让你帮我吗,相视着笑了笑。

翻看相册又发现上一次一起吃早茶也是去年的今天,茫茫之间又觉得有趣,日子就这么过了三百六十五天,冬天总是充满惊喜。想起去年一起工作的时候,等到落雪我兴奋得要死,丢下工作就下楼看细小得不值一提的雪花,但还是很高兴,像见到新大陆,他到底是最抗冻的人,对多大的雪都宠辱不惊的。

但命运还是把我们打磨成同一种人,今年的初雪两个人都躲在被窝聊天,那天身体不太舒服,气温下降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午眠的时候感觉两层被子都不够的,风从脑袋灌进身体,双脚都冰凉。

下午进教学楼的时候还在希望能被体温检测仪拦在门口,好躲过一场毫无准备的考试,结果只有自己知道此刻脸滚烫得发红,心脏砰砰乱跳,却被检测仪放过,好像它站在那里只是摆设,所有人在它的照射下全变成绿色,黄色,红色的普通身影。

结果理所当然地昏昏沉沉。晚上开完会直接躺上床,手机里到处都是对成都女孩的口诛笔伐,那阵子每天又都只专一地吃蛋包饭,在想要是自己也不幸感染,复盘行径的时候是,早上去教学楼,中午吃蛋包饭,晚上回宿舍,连续一周的统一行径。

人们一定会觉得,哦,好无趣的女孩子。

初雪的消息还是他告诉我的,就算头疼也不放弃每个玩手机的机会,点开朋友圈才发现雪已经下得纷纷扬扬,先前很多人已经在朋友圈求雪了,没想到今天竟然成真,果然又降温了啊,我暗忖,为自己脆弱的抵抗力找一个借口。

没有力气下床去。昏沉的脑袋语言贫乏,思绪混乱,只记得胡乱重复,蛋包饭真的很美味。

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,梦见和不同的朋友尝蛋包饭,是最喜欢的温温软软的温泉蛋,蛋液洒在炒过的米粒上,用勺子轻轻一压,就四处逃窜进每一个缝隙里。吃到十二分饱后才舍得离开,和朋友绕着湖边一圈一圈地散步,湖里有人划船破冰,用绵密的网把碎掉的冰捞起。

那时候突然难过了一下,我们和沉底的鱼一样,能想的只有如何捱过年复一年的冬天,我孤身一人,却有人日复一日为它们破冰。

蕃茄味的嗝从胃里涌上,人清醒一瞬又昏沉下去,忽然觉得我还有蛋包饭,还可以和好朋友过无数次早,饮遍广州,泉州,扬州,南京,武汉,天津,任何地方美味的早茶……可以在想吃蛋包饭的日子就动身吃它,可是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,它们只能睡觉,发呆,吐泡泡,等人来破冰。日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。

睡到自然醒来,元气渐渐恢复,打开手机对着昨天胡言乱语的描述蛋包饭发笑,又打字,“早安!今天一起吃蛋包饭!”